速度350 到底有多快?

2017-9-26 17:52:28

来源:北京日报  选稿:顾天娇 

  原标题:速度350

  9月21日,北京南站一站台。

  尖尖的车头,灰色的车身,红色的装饰线……京沪之间,第一趟复兴号动车组列车,静待出发。

  麻然松出现在站台上,白衬衫,大檐帽,身姿挺拔。虽然已经开了23年火车,可面对着复兴号,他还是有一点点紧张,“速度350,我还是第一次开这么快的车。”麻然松说。

  闪身进入驾驶室,看着已不知操作多少次的按钮、仪表,麻然松瞬间平静下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开车准备,他心里已经开始有一些小兴奋,中国乃至世界高铁的新速度,将在他手中诞生。

  速度350,到底有多快?

  京沪高铁,现行列车速度是每小时300公里,全世界商业运营高铁线路的最快时速是每小时320公里。

  “我刚开火车的时候,速度只有40迈。”麻然松说,那时他真没想到,火车可以开到每小时350公里。

  少年麻然松的心中,火车司机,是一个神气威风的存在。1994年,他如愿以偿,开上火车,可第一次开,就让他怀疑起自己的选择。

  那时,麻然松在内燃机务段开调车机。巨大的丰西编组车间,麻然松拉出这节车底,拖回那节车底,一碰一手黑,一蹭一身油,每天忙得就像蚂蚁搬家。“开火车,一点儿不神气!”麻然松的嘴噘了起来。

  师傅看出了小伙儿的心思,把他叫到一旁,告诉他“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的道理。麻然松明白了,想要出类拔萃,就要兢兢业业地做好眼下每一件事。

  师傅讲的道理,被麻然松当成了座右铭,他真的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神气——他成了中国第一批高铁司机。

  绿皮车、和谐号、复兴号……麻然松和中国铁路一起,一次又一次地提速——

  2004年,他成为第一批“Z字头”(直达)列车的司机。

  2006年,他开始值乘第一个动车组任务,时速200至250公里。

  2008年,他跑上了我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时速300公里。

  2011年,他跑上了世界上最长的高速铁路——京沪高铁,时速300公里。

  2017年,他开上了复兴号,时速350公里。

  发车信号传来,麻然松平稳起步,G1列车上,不少乘客似乎都没感觉到晃动。

  从0公里到350公里,大约需要多久?试验数据是6分50秒,但实际运营中并非如此。因为从南站出发后,很长一段距离处于市区,需要控制速度,“大约离开南站38公里后,速度可以达到350公里。”麻然松说。

  驾驶室里,麻然松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按照操作规范,一丝不苟地驾驶着列车。

  麻然松并不知道,一场特殊的“考试”正在车厢中进行。

  有乘客在窗台上立起一枚一元硬币,竖起一根钢笔,立起一部手机,倒置着一个矿泉水瓶。列车渐渐提速,几样道具竟纹丝未动,乘客的脸上,满是惊讶和叹服。麻然松听说后,微微一怔,马上又开心地笑了,“复兴号的稳定性,是以毫厘计算的,我很开心能通过乘客的‘考核’。”

  为了达到“毫厘不差”,麻然松苦练了很久。

  复兴号还在生产线上的时候,麻然松就和它打起了交道,提出增加界面显示、调整开关位置、安装自锁装置等设计建议,均被采纳。

  今年6月,麻然松又亲手接车回京。

  几十次运营试验中,麻然松对比每一次试验的各段数据,以找到最优化的操纵方案。京沪高铁沿线每一个车站、每一处上下坡,都印在麻然松的脑海里。比如济南西站是难度最大的车站,站线长、道岔密集,动车组运行到此很容易拐不平稳。麻然松根据这里的路况摸索出过道岔制动机的特殊把控技巧。再比如从曲阜东到泰安间,坡度达20‰,是京沪高铁中最陡的路段,为了防止列车俯冲速度过快,在上下坡连接处就要提前控制……

  麻然松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安全一事不出、正点一秒不晚、对标一厘不差、平稳一丝不晃”,这份苛刻,使他创造了安全值乘2200趟列车的记录。

  现在,麻然松是北京机务段京沪高铁车队长,也是队里的指导司机,全队200多名司机,理论上都是他的“徒弟”,《麻然松京沪高铁操纵法》更是人手一册的“教科书”,麻然松期待着,他的经验能帮助更多的高铁司机。

  麻然松是老北京,家住天通苑,可他经常一周都回不了一次家,他的心思,全在队里。每天,直到最后一趟列车回家,麻然松才安心下班,踏实睡觉。其实,没人要求他每天盯在队里,“守着队里的线路电话,看着车都平安回来,我才安心。”麻然松说。

  一年一年,麻然松见得最少的是自己的妻子,他心中也满是愧疚。“她能理解我,我们在岗位上多付出一点时间,就能让更多的家庭,更多的夫妻,平安团圆。”麻然松说。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