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高速增长结束:涨幅创新低 调整机制望年内推出

2017-4-1 13:53:23

来源:华夏时报  选稿:顾天娇 

  2017年的基本养老金再次上调在意料之中,不过涨幅却再创新低,仅为5.5%多少有些意外。

  3月29日,财政部网站公布了2017年的中央财政预算,其中,在“关于2017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预算的说明”中指出,基本养老金转移支付预算数为5666.17亿元,比2016年执行数增加691.47亿元,增长13.9%。主要是从2017年1月1日起,按照平均5.5%的幅度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

  此前一天,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副司长贾江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将改革和完善养老保险制度;同时,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保持适度待遇水平。

  “财政部和人社部都已公开表示建立此机制的话,说明这项工作已被提到日程上来了,也许今年就有可能推出。”3月29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采访时表示,尽快建立这种制度化、常态化、自动化的养老金调整机制,既符合国际惯例,也有利于满足经济环境发生改变后的新常态养老金调整的需要。

  高速增长时期结束

  2017年的基本养老金继续上调意味着,从2005年开始,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实现了“13连涨”;但5.5%的新低涨幅同样预示着,养老金高速增长的时期已成为历史。

  2005年,企业养老金开始全面上调,平均涨幅在10%左右,这一涨就是11年。直到2016年,养老金涨幅突然直接降至6.5%,也就是说,我国的养老金在高速增长11年之后,首次迎来了个位数字的涨幅。

  对于养老金连续多年高增长之后的首降,人社部给出了两个原因: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速度、职工平均工资增长率、物价涨幅、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均放缓;另一方面,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养老保险赡养负担不断加重,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不断提高,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压力越来越大,基金支撑能力出现下降趋势。

  2005年至2015年间,虽然我国GDP的年度增长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但10年时间里中国GDP提高了300%;其中,2011年之前的平均增速都在10%以上,此后的2012年出现断崖式下降,直到2015年GDP增速首次跌破7个百分点为6.9%,随后,2016年的基本养老金的涨幅首次下调至6.5%。也就是说,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济增长都在10%以上,工资的增长也在10%以上,养老金的调整也是水涨船高,如今,我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同时,养老金的水平已经到了相对合理的水平,那么,养老金的高速上涨时期也将随之结束。

  “此前,养老金涨幅的多少有它的必要性:首先,早年,我国的物价水平和工资水平都涨得比较快,这样的情况下,养老金常年保持10%的高速增长符合高物价和高工资增长的需要;其次,我国原来的养老金基数比较低,高增长是一个快速补充提高的过程,之所以滑落到5.5%的涨幅,说明我国的养老金已经到了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给付性增长已经结束。”董登新表示,今后,我国养老金的调整将需要一套制度化、常态化、自动化的机制和标准,该调整机制出台之前,涨幅应该保持相对稳定的水平,有利于平稳对接。

  2005年调整前,我国人均养老金水平为700元/月,如今,企业退休人员工资已经超过了2000元/月,连续较大幅度调整基本养老金,对改善企业退休人员生活、促进社会公平发挥了积极作用。

  调整有望常态化

  经过13年连涨之后,建立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终被提上日程。

  早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财政部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查的《关于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中就明确表示,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

  “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是制度转型的标志,养老金实施公式化调整之后,就是一种新的制度化,届时,养老金调整将会是一种制度化、常态化、自动化。”董登新表示,调整机制有利于养老金的调整更加的客观公正,养老金的调整不再需要靠猜,相关预期将会形成一个社会共识,通过公式便可自知,同时,有利于减少政治因素的干扰。

  所谓制度化,就是基本养老金每年的调整应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来规定,而不是由国务院来决策和发文;常态化,就是以后每年的调整都按照社保年度发布和实施,比如,按照社保年度,每年6月份公布下一个年度调整的幅度,形成规矩;自动化,就是每年调整的幅度在技术层面可以用一个公式来锁定,这个公式涵盖GDP增幅、社会在职平均工资等各种参数。

  那么,既然是建立合理的调整机制,就有“增项”和“减项”两个方面因素需要考虑,总体来看,增项就是物价、经济的增长;减项就是人口结构的老化、缴费能力的降低。

  对此,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表示,从国外经验看,建立养老保险制度的国家普遍建立了基本养老金的调整机制,对养老金水平定期调整,多数国家每年调一次,调整水平多与物价或工资指数挂钩,或综合考虑物价和工资增长状况,有的国家还兼顾人口结构变化等。此次调整就综合考虑了与工资增长状况、物价变动状况的关系,可以看作建立合理调整机制的开始。

  下一步,有关部门将总结连续调整养老金的经验,借鉴国外经验,结合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发展顶层设计,尽快提出建立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的具体方案,合理调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促进养老保险制度发展可持续。

  同时,从建立统一的养老金的调整机制来讲,今后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在养老金的调整方面基本上同步,而且调整幅度大致相当,有利于避免过去由于双轨制导致的待遇差持续地延续下来。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系主任诸福灵接受《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采访时强调,改革养老保险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正常调整机制,建立一套与物价上涨、经济发展等因素“同频共振”的科学指标体系迫在眉睫。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