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南农垦转身“下海”

2017-5-7 12:18:19

来源:人民网  选稿:顾天娇 

  海南农垦埋头深耕农垦改革,终于结出了硕果。一季度,海南农垦控股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3.35亿元,同比增长20.91%。这意味着,多年来裹挟着亏损的海南农垦在第一季度财报中迎来了开门红,实现扭亏为盈。海垦集团董事长张韵声表示,海南农垦转身“下海”,着力深化土地管理体制改革,推动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非农场功能社会化改革,终于在今年春天迎来了回报。

  有序清理土地,激发新动力

  决不能“脚踩金土地,过着穷日子”

  海南农垦有上千万亩土地,占海南全省的1/5,可是土地资源利用效率低下,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资源优势没有转化为资产、资本优势,是农垦的一个沉疴。海垦的过往,大多是“脚踩金土地,过着穷日子”。

  “原来的部分农场,土地租金每年每亩最低的只有10元、20元,租期长的达到70年,甚至个别农场还有无限期的。”海垦农场事务部部长王绥文说,租金过低、租期过长、租用面积过大,影响着农场收益和职工利益。

  土地,成为农垦改革首先发力的对象。针对土地管理中出现的积重难返问题,海垦精准发力,精准改革。

  有序开展土地清理。一年多来,海垦通过摸清农场土地家底、规范农垦土地的租赁价格、实行私占土地有偿使用等措施,稳妥、有序地开展了土地清理。为解决耕地租金过低问题,对农场职工基本田免租金,把经营田租金提到高于现有土地租金水平但又低于周边农村土地租金水平,把外包地租金提高到与周边农村地租基本持平。这样一来,第一批20个农场地租可净增收入8500万元,平均每个农场增收约400万元。

  八一总场参照海垦规定的指导价,结合实际情况,专门制定了《农业用地承包管理规定》,按照“中间大、两头小”原则,明确全场一类地总量要达到30%,二类地达到55%以上,三类地要控制在15%左右,严格执行阶梯地价和定期累增地价,确立了今后二三十年农场土地租金收益。

  推动农场土地确权。长期以来,农场存在着未确权地、争议地、被侵占地等问题。海垦以农场农用地规范管理为契机,推进了土地确权。一年多来,新增土地确权发证24.4万亩。通过清理收回农用地73万亩,解决了3000多名无地或少地职工的增收难题。

  前不久,迎着绵绵春雨,记者来到东昌农场有限公司2万多亩的胡椒园,不少绿油油的胡椒藤上已经冒出花芽。东昌农场是全国最大的胡椒种植基地,全场大部分职工承包土地种胡椒,不少人靠着种胡椒盖起了楼房。

  垦地联动破解农场土地顽疾。乐东黎族自治县副县长林振康介绍,长期以来,农场争议地调处一直是个难题。乐东县组建了县镇村三级工作队进村入户,说服引导,讲法律、讲政策,让群众明白解决争议地问题是双赢的事。垦地联动,排查摸底、分类排比,先易后难,乐东有效破解了农场土地多年不治的顽疾。不到半年时间,乐东县境内的荣光农场通过垦地联动,收回被占土地493宗7.5万亩,占比93%。

  抓住农场农用地清理规范机遇,稳妥推进土地落实到使用人。截至今年2月底,全垦区收回被侵占土地5.93万亩。张韵声表示,海垦力争用2年时间重点解决好垦区土地调处问题,为发展现代农业提供坚实保障。

  农垦集团化,打造新平台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整合资源,告别“小散乱”

  农垦政企不分,资源市场化配置不尽合理,经营规模“小散乱”,是不争的事实。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海垦的不二选择。

  向着集团化迈进。2015年12月29日,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揭牌成立。在原海南农垦总局、原海南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基础上组建的海垦控股集团,其下属企业、农场主要分布在除三沙市以外的海南省各市县境内,拥有土地总面积1041万亩,辖区内有全国最大的天然橡胶基地和重要的热带作物生产基地。此举,宣告海南农垦“政企合一”时代结束。

  海南省委副书记、省深化海南农垦管理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李军介绍,海南垦区集团化改革带来了“三个转变”:单位性质从政社企混合实体向完全市场主体转变,管理体制从行政隶属向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转变,运行机制从行政命令向法人治理转变。

  向着重点战略迈进。农垦集团化改革,建立现代企业经营制度只是开始。通过集团化改革,依托资源禀赋,推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举措。“八八战略”是海垦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经营方略,具体来说,着重实施发展天然橡胶、热带水果、热带作物、草畜养殖、南繁育制种、旅游健康地产、商贸物流、金融服务等八大产业。经营项目有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五指山金江茶文化产业园等八大园区。

  “八八战略”的启动,让海垦市场化的改革导向落了地。一批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区域特点、产业优势的企业化经营模式,不断涌现。

  向着农场专业化迈进。在海南,农垦作为农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以天然橡胶为主的大农业,形成了生产组织化程度高、规模化特征突出、产业体系健全的独特优势。海垦集团战略咨询顾问委员会主任曹树民说:“必须实现专业化分工,要明确一个产业一个集团的发展思路。”

  一年多来,伴随改革的纵深推进,在海南农垦的红土地上,茶业、果业、胡椒、草畜、南繁等专业化公司纷纷成立,农场脱胎成为完全的市场主体。

  在琼中,乌石农场公司围绕茶叶产业做文章,联合海垦茶业集团共同组建股权多元化公司。乌石董事长吴海彪说:“股权多元的制衡,促进企业生产管理更加精细。今年,茶业集团的早春茶销售收入实现1800万元。”

  “居”服务全覆盖,带来新愿景

  轻装上阵,让非农场功能社会化

  长期以来农场担负基层政府的诸多职能,社会事务由企业承担,社会治理主体不明确,管理效率低下,是农垦尾大不掉的又一沉疴。如何轻装上阵,让非农场功能社会化?在多年探索的基础上,海垦创新设立了“居”服务,并使这一服务在全垦区实现全覆盖,激活了垦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

  王绥文介绍,近年来,海垦加快社会管理职能移交,教育、医疗、公安等完成移交,结合实际,创新设立“居”这一基层社会治理单元,承接垦区农场、企业社会管理公共服务职能。

  走进海垦东昌农场有限公司场部大院,去年成立的“东昌居”是隶属海口市大坡镇的农场社会管理属地化机构,如今承担着原来东昌农场的20余个大项上百个小项的社会职能及公共服务。截至目前,海南垦区有80余个“居”相继设立,农场设“居”,提供一站式的社会服务。

  “居”服务设立后,海垦都发生了哪些新变化呢?

  农场减负。“‘居’设立后,农场负担减轻了,可以集中精力、财力发展产业,轻装上阵闯市场。”龙江农场党委副书记伍和平说,社会职能移交后,农场腾出时间和精力来发展产业,集中精力按市场化运作。

  “借助非农场功能社会化改革的契机,通过市场行为,把人员、经营、市场搞活。”东昌农场公司总经理麦全法说,农场公司成为海垦出资成立的二级企业,双方以资本为纽带,实行业绩考核,摒弃以往的行政化管理,按照公司模式运作,以经济效益论英雄。

  “居”服务,推动了农场企业化改革。截至目前,海南农垦农场企业化改革任务已经完成过半,东昌、中坤、中建、南滨等25个农场完成公司制改革,组建20家农场公司。农场公司全面走向市场,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市场主体。同时,“居”服务给农场经营注入了动力。2016年4月,海垦整合乌石农场等茶叶资源,组建五指山茶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拥有茶园面积达2万多亩,年产茶叶500余吨,产值近亿元。

  社会治理主体明确。海南各市县政府承接了各辖区农场的部分社会职能机构属地化管理,还把农场的危房改造、小城镇建设等民生事项纳入统筹。海南省财政每年拨付5.71亿元,支持各市县承接农场社会管理职能,为减轻农垦负担,化解历史包袱托了底。

  “垦区职工群众在办理业务时,也能享受地方同等的服务和优惠政策。”东昌农场公司董事长李明跃坦言,从农场到农场公司,变的不只是名称,关键在于行政化管理体制的再造。改革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必须坚持社企分开改革方向,推进国有农场生产经营企业化和社会管理属地化。让非农场功能社会化,要构建新型劳动用工制度,还要完善社会保障机制。

  职工有保障,农场有收益。安“居”才能乐业,为调动职工生产积极性,实现产业带动致富,海垦岭门农场为所有在岗无地职工每人提供了10亩基本田。“10亩地种好了,奔小康没问题。”岭门农场光华队老队长曾祥全头脑灵活,懂技术懂市场,下岗后利用这10亩基本田种植圣女果,预计今年能收入20多万元。海垦总经理王业侨表示,将完善垦区企业经营体制,集团今年将力争实现营业收入260亿元,实现利润总额3.8亿元。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